暴徒的狂欢——Desperado

Desperado

21岁

在校学生

 

关于摄影:

从幼儿园到现在一直断断续续学习绘画。

打小思想上就非常叛逆,记得那时候写了一个批判中国教育的周记愣是把老师给气哭了。高中时候也是班里画板报的,老做些歪诗上去。

我不喜欢理科,所以大学就学了建筑。大一暑假的时候便慢慢的开始接触摄影了,大量的看照片研究,关注各种各样的摄影师。那时候也迷恋国画山水,经常去美术馆吸‘仙气’。刚开始只是对单反好奇,后来发现摄影能够或多或少表达自己的思想,于是摄影逐渐变成了一种方式。便到了现在。


Desperado的五张照片:

D520527B0CE8CCECEEFE173FE782C728124F62A09D38A_1280_853.jpgE0B8B78D671C239F64C9700B6100456E3C466AF3D2544_800_531.JPEG06B31D7868156EC07AE601D8692F07B04DDAE9D704A88_1280_853.jpg2CAC244E892D6F6EC4A6CF4D29D968A61A450B7E6FFA6_800_600.JPEG8981870F969645FE73A488A78612701CBF2F8823A405D_1280_1706.jpg

 

Light house的三个问题:

1.当其他人的拍摄都在趋同的时候,你是否曾经怀疑过自己的摄影视角,如何看待别人对你的评判?

Desperado:

我从没对我自己产生过怀疑,我相信自己的天赋,我觉得我生来就善于搞文化这类的事儿。我也不喜欢脱离实际取想一个形式,我喜欢边做边认识一件事儿。我喜欢听金属、看现场 。七年前,那时候音乐节还不火呢,我就开始参加了。所以,我是一个跟生活有密切关系的人。

我比较忌讳别人说我是文艺青年,我觉得实际上是对我的一个误会甚至是贬低,我更喜欢他们认为我是个社会青年,我觉得现在的社会挺好的,更宽容了,可以容忍更多的意识形态,当然我也不是什么都相信,因为我生性爱怀疑,但我又力求改变,这导致我的矛盾,就是在怀疑和宽容之间浪荡。

其实我拍的那些灰色的价值观的东西应该和我小清新照片以及那些比较俗的风光摆在一起,我觉得它们构成了我的整个人性,它们有我思想的加工。

我觉得摄影,它必须从观念和手段两方面解决问题 ,所以我在拍摄的过程中会涉猎各种题材。只有量足够才能够达到质变。我想通过各种题材的积累以至通达。


2.有哪些关键因素影响到了你,甚至是拍摄角度的转变?

Desperado:

其实是这样,我的作品也不属于我,它能不能打动观众是一个缘分的事,因为可能在一张照片中咱们俩就有交集了。我觉得我的优势在于没有受过正统的摄影教育,所以可能思想上会放纵活跃一些,而且我的专业——建筑,它也牵涉到了城市规划,所以我的视角可能有机会更多的思考比较宏观的问题 ,比如城市的发展,城市中的人等等。我记得我第一个筹划的系列就是北京古建筑的拆迁,后来我惊奇的发现各地都在拆,这个系列也就一直在拍,当然这个问题已经是被说烂了。但是自己做总会有自己的观察,我也不奢望超过谁也不评判谁,开始我批评政府,后来我可能更理智一些了。当我更深入的观察这些老宅的时候,我不觉得他们过得有他们说的那么幸福。就是我通过摄影表达我自己,然后这个过程中我又不断的反思,它也反馈给我一种思想。

然后可能我也谈过几次恋爱吧,现在的还行,以前的都比较失败,有两个是因为异国而分手。所以我觉得对那种离别的感情还是理解的挺深刻的,正是这种分手在我这个年纪,它有一种爆炸性的影响,响到会强化我的感受,把一些负面的情绪都激发出来了,然后就想表达。

还有一个原因我觉得是器材,开始的一年半我都是单反拍摄,后来有一个机会用奥林巴斯的微单拍,我觉得日本摄影师比较影响我的一点是他们注重拍摄的感觉,要把握瞬间的自己的情感,所以要求超高的出手速度——拍的越多,越发现器材耗费体力的要素也关系到照片的质量。有的时候一些照片不是你认真构图就能拍出来的。还有一点原因,如果你和一个女孩上床,你很难有机会用单反。这时候微单就成了几乎唯一的选择。

3.对未来有没有自己的一个规划?

Desperado:

想的是明年准备出国、以及办我自己的影展,但是办影展没有什么条件,这个事我比较苦恼的吧,以后多半会从事建筑这个行业,本身我也比较喜欢设计,而且我也不是一个非常精神的人,所以可能吃不了太大的苦,不能像森山一样酷,天天流浪 。



 

结束语:

感谢Desperado接受Light house的专访。

聊天中说到了很多影响到他的摄影师和艺术家,其中还特别提到了森山,但是由于现在文章字数相对于以前来说已经严重超标,对于一个快速消费时代,我想也没有多少人愿意看这些密密麻麻的‘汉子’吧?社会一年比一年浮躁,人们只会越来越空虚,于是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用文化来慰藉自己,相比前几年,大街上拿相机的人也多出了好几倍,遍地都是各种各样的浅文化。

不多求吧,至少有越来越多的人拿起了。也不要急于去批判,至少应该从自己开始,去改变。

希望你的文化能切切实实影响到你的生活,并造福于你的内心。

我在思考什么时候做一个专题大家一起聊一聊森山和荒木以及对我影响至深的深濑昌久,或者更多。如果大家有兴趣话记得告诉我。

这一段时间对于我个人来说是一个糟糕的体验,也许每个人都会有这么一个阶段,既是一次人生中新的自我审视。珍惜这种糟糕的体验吧,因为我相信这种机会不会有太多。

最后再一次感谢Desperado接受Light house的采访,欢迎大家多提建议,推荐以及自荐好的作品给我们,在这里可以同更多人分享有故事的照片,介绍好的摄影师给大家。  

                                                                                                              唐晟艺 / 编辑   


点击这里了解更多Desperado的作品。 

                               Desperado微薄

 

  

@原创内容 ,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名称,未经允许不得随意编辑使用图片及文字。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