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斯生于1923年,于1971年在自家浴室中自杀,是上世纪60年代最杰出、对后世影响最大的摄影家之一,也是第一位被攻击为不道德的摄影家,原因是她所拍摄的对象大都是正常社会中所谓的畸形人———巨人、侏儒、低能儿、残障者、变性人……而所拍摄的正常人,也是非常态的类型———双胞胎、三胞胎等等。 
      她曾说过的一句名言是:“你无法脱出自己的皮肤而进入他人的身躯,别人的悲剧永远不可能成为你的。”
      为了摄影,阿布斯开始在纽约四十二街和百老汇街之界的畸形人博物馆里住下来,她在半夜里追踪巨人和侏儒,出没于下流社会,进出危危欲坠的小屋、妓院、变性人旅馆、奴役屋等等、为了能够拍摄到那些人,阿布斯想尽了办法,甚至愿意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参加他们的群体性活动。 
      在她的镜头下,无论正常或不正常都有一种极度变态的倾向:人物是丑陋的,表情是令人厌恶的,穿着是极粗俗的,空间又充满着腐败的气息。而这种在禁忌中挑衅常规、寻求尊严和力量的风格也正是她最有魅力之处。            


      黛安·阿布斯1923年出生于美国纽约一个百万富翁的家庭。她的父亲是一位成功的犹太商人,母亲则是纽约第五大街一家皮草店老板的女儿。黛安在安逸的上流社会中长大。然而在她的回忆中,那样的生活并无幸福可言:“孩提时就使我备受折磨的一件事是我从来就不觉得有过困境。我被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所笼罩,我所能感觉的只是不真实而已。”
      因为受困于这种“不真实”带来的痛苦,黛安小时候第一次遇见畸形人就感受到了深深的震撼,她会刻意大街小巷中搜寻他们的身影,甚至跟踪他们,想要搞清楚他们是如何生活的。
      18岁那年,她如愿和15岁时一见钟情的男孩亚伦·阿布斯结婚了。亚伦是一名服装摄影师。在他的影响下,黛安爱上了摄影,并且成为了亚伦的助手。他们很快成为时尚摄影行业内的佼佼者,但这并不是黛安想要拍的东西。为了寻找自己的梦想,她停止了和丈夫的合作,并在35岁的时候师从莉赛特·莫德尔,然后她用了一段时间,慢慢明白自己一直想要拍的究竟是什么是那些“邪恶的东西”。
      她会为了拍摄大街上的一个盲人乐师而跟踪他许久,或者在深更半夜搜寻巨人症和侏儒症患者的身影,她去畸形生物博物馆拍摄畸形人,还到陈尸所去为尸体拍照。她混迹于下流社会,成为贫民窟、妓院、或者变性人旅馆的常客。为了能够拍摄到畸形人,黛安想尽一切办法,甚至愿意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参加他们的天体露营会。
      对于为什么不喜欢拍摄那些温润美好的事物,反而总是热衷于拍摄畸形人,黛安曾经这样解释:“畸形人有一种传奇性的特质……大多数人都惧怕在生活中遭受创伤,而畸形人与生俱来就带着创伤,他们已经通过了生命的考验,他们是生命的贵族。”
      黛安的作品总是黑白色调的,影像中的人物毫无畏惧地瞪视着镜头。在正常人的眼中,他们是异样的,但他们的目光和神情却强大地震慑住了“正常的”我们。他们仿佛是在用自己毫不掩饰的纯粹与真实,撕裂了生活玫瑰色的伪装,狠狠地敲击着每一个人心中的面具。
      在上世纪60年代,黛安的这种摄影风格被看做是反艺术伦理的,人们认为她缺乏仁慈之心,是“不道德”的。
      她有一件很有名的作品,拍摄于1966年,拍的是一名年轻的爱穿异性服装的男子。这名男扮女装的男子头上戴着塑料发卷,脸上涂抹着化妆品,这让他看上去更像是个女人。这张照片是用特写镜头拍摄的,有极强的光线效果,在易装男子漆黑的眸子里面,你可以看见黛安的相机的光线,还能看见照片中人苍白皮肤上每一个细微之处。用四十年后的当代人的目光来审视,这也许算不上是什么离经叛道的照片,但是在黛安生活的年代,这却是要命的做法。人们毫不掩饰对这张照片的抵制和反感。1967年,当这张照片在纽约当代美术馆进行展出的时候,很多人都冲着它吐口水。而在40年后,这张照片的拍卖价格已经高达188400美元,成为黛安的代表作品之一,相片中的男子也被誉为是20世纪摄影业“最伟大”的形象之一。
      黛安用自己的一生去拥抱人生的怪诞,用一颗近乎于崇拜的心去和那些非常态的拍摄者们进行心灵上的交流。她的某些照片甚至让人觉得,她简直是在羡慕这些畸形人,因为他们勇敢地面对着自己的真实,在黛安的照片上看上去是那么神气、快乐、富有尊严和生命力。她像粉丝一样,长期地追踪一名巨人症患者长达十年……但就像黛安曾经说过的那样:“你永远无法脱出自己的皮肤,进入其他人的身躯,别人的悲剧永远都不可能成为你的。”这样的矛盾始终困扰着她。和自己的母亲一样,她患有很严重的抑郁症,后来罹患肝癌的遭遇,又加重了她抑郁的症状。她的前夫亚伦也抱怨说她“情绪波动非常剧烈”他们在1969年正式离婚。
      黛安晚期作品的风格变得越来越诡异。她拍了一组名为《无题》的摄影作品,主题是低能儿们的舞会。其中一个戴着魔鬼面具的低能儿给人印象最为深刻。
黛安的死也一样让人惊掉下巴。1971年7月26日,48岁的黛安梳洗整齐,然后服用了大量镇静剂,躺在了公寓的浴缸里,割腕自杀。据说她用相机记录下来了整个过程不过,这只是一个传说。



【对文字做了一下整理,然后分享给各位。同样欢迎大家就此热烈讨论。】
http://arts.cphoto.net/Html/syll/ztft/2011/65/116514642EKBBFCHD4393FDEBBBBI_2.html
      大家一定会问我最近怎么喜欢去这个烂地方——第一是无意间看到上一篇文章,第二,往往越烂的地方越有可能长出好的莲藕。这就要看你愿不愿意卷着裤腿撅着屁股刨那一滩烂泥。只要有好的东西,我并不介意容纳它的器皿是否够烂。而真正烂的东西我不要就得了呗。同样,有人喜欢就有人讨厌。
      另外,我觉得在一个时代里,那些具有前瞻性的天才的不管是艺术家、哲学家、文学家、科学家等等都会被当时的权威和普罗大众讥讽、嘲笑、谩骂、攻击,甚至这些人会为此而丢了性命。然后在他们死后的几十年甚至的几个世纪以后得到人们的广泛认可和推崇。这些事情显得多么讽刺,可是在社会发展的大前提下又显得那么合乎情理以及理所当然。同时类似于这样的事情也永不会结束。
       貌似人类就是一个没有绝对的矛盾体。
        也希望大家就这个问题踊跃的讨论。

更多信息参见http://en.wikipedia.org/wiki/Diane_Arbus
                   http://baike.baidu.com/view/5096674.htm

Diane Arbus<br />

Diane Arbus

Diane Arbus<br />

Diane Arbus

ff6b953e-cd87-4b06-ad88-95ab45437aed<br />

ff6b953e-cd87-4b06-ad88-95ab45437aed

3a7df499-9bd8-4352-964c-51495154d891<br />

3a7df499-9bd8-4352-964c-51495154d891

9f37dd76-226e-4abd-9dbe-73339cdb7554<br />

9f37dd76-226e-4abd-9dbe-73339cdb7554

9415d2be-3754-4f70-bc16-621ef9f18b43<br />

9415d2be-3754-4f70-bc16-621ef9f18b43

102849wkjepbck9pbcb4b9<br />

102849wkjepbck9pbcb4b9

102851ean9fzchceipefrh<br />

102851ean9fzchceipefrh

181353_11579816<br />

181353_11579816

51484443<br />

51484443

51484447<br />

51484447

12604552143<br />

12604552143

01300000833575129127281924635<br />

01300000833575129127281924635

01300000833575129127290524644_s<br />

01300000833575129127290524644_s

a9027d4f-5f74-4181-ab99-4a0da7e11cc9<br />

a9027d4f-5f74-4181-ab99-4a0da7e11cc9

b05b853e-69c6-4eb1-b4d6-ede3a18860f4<br />

b05b853e-69c6-4eb1-b4d6-ede3a18860f4

d786be07-2c86-45d8-9654-c602998e7c98<br />

d786be07-2c86-45d8-9654-c602998e7c98

e36ea135-724c-49d0-863a-0a76bdf2c76f<br />

e36ea135-724c-49d0-863a-0a76bdf2c76f

E6696975D2290E4443FEF632A79522BF<br />

E6696975D2290E4443FEF632A79522BF

f35914c0-e9bc-4188-aaef-da9cb66b6294<br />

f35914c0-e9bc-4188-aaef-da9cb66b6294

fb37b4fd-d635-4fff-bca6-a4e34c109b23<br />

fb37b4fd-d635-4fff-bca6-a4e34c109b23